^_^“言卿,小懿在你那吗?”冰姨一面抬头看着墙上的时钟,一面打着电话。

  乔懿说了今晚有应酬,不过十点之前能够回来,可现在都快十一点了,还没看见人影,冰姨能不着急吗?

  “……她不在我这。”

  不在她那?平时乔懿三天两头窝在沈言卿那不回家,最近却疏远了,“言卿,你们是不是在闹矛盾啊?昨晚下那么大雨她浑身湿透被人送回来的,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说,一声不吭地把自己闷房间里……现在人不知道去了哪,电话也打不通,你说这大晚上的,万一……”

  越说,冰姨心里越是焦急,一个小姑娘参加什么应酬,这个圈子里的人,哪有什么善茬。

  “阿姨,您别着急,我去联系。”沈言卿听着冰姨的语气不对,乔懿这么晚会去哪?难道又是喝酒去了……“如果小懿回去了,您就给我打电话好吗?”

  “好好好,有什么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阿姨。”

  “嗯,您别担心。”

  乔懿这孩子哪怕有沈言卿一半稳重也好,不过把乔懿交给沈言卿,冰姨倒也放心。

  “moira,乔懿和你在一起吗?”

  米岚醉得一塌糊涂,已经从酒店辗转到酒吧了,“哦,小破孩……她早就回家了……”

  “什么?!你说清楚点……”

  聚餐结束以后就回家了?乔懿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,沈言卿大脑飞速列出可以联系的对象。

  “言凡,乔懿在你那吗?”

  “姐,这个点乔乔要是在我这,你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啊~”

  沈言卿没心思和他开玩笑,“乔懿不见了,你想想她可能……”

  说到一半,她挂断了电话。

  “姐?姐……我帮忙去找……”

  话说窦碧钻进出租车,说“跟前面那辆车”时,颇有香港警匪片的感觉,体内有一股热血沸腾起来。

  可电视剧总归是电视剧,现实哪会按剧本上演,跟着跟着,前面的车就没了影儿。

  “kao!你这也能跟丢了,你能不能专业点。”窦碧忍不住爆粗口。

  司机大哥也“kao”了一声,“我是专业开出租车的,你以为我专业盯梢的啊,爱坐不坐!”

  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偌大的城市里揪出一个人谈何容易。

  车水马龙,灯红酒绿,行人川流不息,沈言卿开车驶过每一处她和乔懿有着共同回忆的地方,唯独看不到那熟悉的身影。

  已经是下半夜,沈言卿回到了那条沿江大道,不知打了多少电话,绕了多远的路程,这回真的累了。

  看到那些照片,生气吃醋难道不应该吗?乔懿她天生会折磨人,沈言卿觉得自己已经被乔懿吃得死死的,不管怎样,乔懿总有办法揪住她的心。

  “乔懿,你在哪……”沈言卿眺望江面,不是说要给个解释吗,现在玩失踪算什么。

  “找到乔懿了?”

  “助理说小乔先走了,但司机并没有看到小乔……”

  “一个人都看不住,你怎么做经纪人的!”

  米岚第一次听到沈言卿这么高分贝的声音,瞬间提神醒脑了不少,若是说乔懿还喝醉了,沈言卿估计要把她给生吞活剥。

 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疯子,沈言卿也不例外,不过是小情人一晚上不见而已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

  “知道了,我一定毫发无损地把她给你送回去。”挂断电话直接静音,米岚继续喝酒,想着乔懿现在指不定在哪潇洒,像这种醉酒的夜晚,就算是419也很正常。

  窦碧跟人家出租车司机杠上了,一时逞口舌之快,结果人家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把她给轰下了车。。。

  “我去,这暴脾气。”窦碧给傻打电话,“傻子,快联系姓乔的经纪人,姓乔的出事了……”

  直到快凌晨的时候,米岚high够了,手机上一连的未接来电,才让她意识到这回真出事了,沈言卿真的要把她生吞活剥了。

  *

  乔懿缓缓睁开眼,一时间好像意识被抽空,白炽灯摇摇晃晃,让她更加晕晕乎乎。

  她费劲地瞪大眼睛,以集中精神,意识才缓缓复苏,她出了酒店,被一个陌生男人带走……

  空荡荡的房间,像是一间废弃的仓库,水泥壁水泥地,满是灰尘。眼前所见,让乔懿陷入新一轮的慌乱,她想发出声音,才发觉嘴被胶带死死缠着,不仅如此,手脚都被绳索缚着,动弹不得。

  温雯,房间里还有一个人,是温雯。她的处境,和自己一模一样……

  恐惧,房间里弥漫着未知的恐惧,这不是拍戏,乔懿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

  很显然,她们被人绑架了。

  温雯还在企图挣开绳索,可是绑得太紧,手腕上被蹭破一层皮,也不见任何松动。

  铁门嘎吱被推开,夹杂着铁锈的味道,然后“哐”得一声,又被死锁上。

  “大哥,人都带过来了。”

  眼前戴着金链的光头,温雯并不认识,可绑架无非是为了利益,一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。

  那男人看温雯有话要说,便撕开胶条。

  “多少钱?”

  “温小姐还真是财大气粗,不过这次呢,钱已经有人付了,就不劳温小姐您费心了。”

  “是谁?是他……”

  乔懿瑟缩在墙角,她努力想让自己镇定起来,但恐惧让她的身体开始发抖,温雯似乎知道什么。

  “你把她放了……”温雯脸色惨白,她果然太大意了,不是一纸离婚协议书就能将自己和那男人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。

  “……你把她放了就说人没抓着,我再给你高五倍的价钱。姓韩的无非是想要我,我留在这你大可给他个交代,到时候你只负责拿钱走人。”温雯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想,这笔账不用我教你算吧?”

  她一个人的苦果一个人承担,而如今却把乔懿卷了进来,她自己怎样都没关系,但乔懿不能有事,乔懿绝对不能有事……

  五倍的价钱确实很有吸引力,不过光头摇摇头,一脸遗憾:“温小姐你要是早十分钟对我说,我会很乐意和你合作,但现在晚了……”

  乔懿和温雯同时失踪,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。

  “……这是昨晚拍到的照片。”米岚这回真的大意了,从照片上看,乔懿明显是被陌生男人带走的,尤其是乔懿和温雯失踪的时间高度吻合,这其中必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“言卿你别担心,警方已经介入,正在对她们的手机进行定位追踪,这辆黑色汽车已经锁定调查了……”

  定位追踪,如果真是绑架,匪徒会落下这么明显的线索吗?已经失踪了十二个小时对方还没有主动联系,很可能不是为了钱。

  这一系列的事情,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,沈言卿在脑海中拼凑这些记忆的碎片,不是为了钱,那目的又在哪?

  乔懿,温雯,照片……照片,照片?!上次有人暗地里花高价买走那些照片?会不会…“爸,帮我调查个人……”

  沈言卿说什么做什么,米岚一头雾水,但她却很佩服这个女人的决断力,慌乱中保持冷静,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。

  “哎,言卿你去哪?”

  叶家,不管乔懿承不承认,叶怀宗始终是她父亲,沈言卿相信,这时候叶董也会不遗余力护自己女儿周全。“警方一有消息立马和我联系,我出去一下。”

  *

  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
  “韩哥玩得开心。”

  冰冷的刀刃贴着脸部的肌肤,仿佛下一刻皮肤便会被刺破流出温热的血液。

  温雯已经习惯,媒体上有关她被家暴的新闻并不假。

  “嗯……”乔懿看见明晃晃的刀子在温雯脸上游走,第一次感觉离死亡这么近,只能做着无用的挣扎。

  “以为我不知道是吧?”

  “韩功,我们已经离婚了!”

  一叠照片被扔在地上,温雯看得一清二楚,照片曝光再加上还在风头上的离婚风波,媒体定会大放厥词写成婚内出轨,这是她最担心的,韩功不会放过她的。

  而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……

  “温雯,你玩我是吧,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谁玩得过谁!”

  胶带被撕下的一瞬间,乔懿觉得皮肤被黏得火辣辣的疼,“温姐……”

  “小情人长得还挺嫩。”

  乔懿的下巴被那男人抬起,只觉得一阵恶心,头猛地一甩,挣脱。

  “你们两个女人怎么玩?要么……让哥哥陪你玩玩?”

  “别碰我!”

  就算给乔懿松绑,她也未必有能力反抗,更别说束手束脚。

  “韩功,你变态!”

  啪,温雯脸上落了一记耳光……

  “臭娘们,闭嘴!”

  “求求你,别碰她,你怎么对我都行,别碰她……”温雯一遍又一遍恳求,她经历过更黑暗的事情,但她从来没有这样无助过,尤其是看着韩功开始撕扯乔懿的衣服……

  温雯身体大脑都不再受控制,只是歇斯底里,“别碰她!你别碰她!!”

  挣扎间,手腕被绳索蹭破皮的地方开始渗出血迹,温雯已经顾不得疼痛,继续努力着,直到手腕处有了松动的痕迹……

  这一刻,仿佛世界末日就要来临,乔懿嘴角抽动,深吸一口气,声音颤抖却有力:“……你敢动我,叶家不会放过你的,叶怀宗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在s市,叶氏还是很有威慑力的。

  当乔懿说出叶怀宗的名字时,韩功停了下来,可行为却并没有收敛太多,“真是巧了,就是叶家大公子让我把你弄过来好好玩玩~”

  终于挣脱了,温雯颤抖的手缓缓朝离自己最近的那把刀摸去,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

  乔懿余光瞟到这一幕,心跳骤然加速,她继续说话分散着韩功的注意力,“你动了叶家的私生女,叶怀宗不找你算账,难道找叶宇吗?”她最不想承认的身份,现如今不得不承认。

  “私生女?小丫头片子,你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……”韩功粗暴地去解捆在乔懿身上的绳子,撕扯间,乔懿的半个肩膀裸露出来……

  “老韩,你tm不是说只关一晚上吓唬吓唬人,别玩大了,赶紧把人给我放了!”

  “叶老弟,这才刚开始玩呢!”

  “不想惹事就趁早放人……”叶宇语气有点急,他当时也就想给乔懿点颜色,没想到韩功会把事情弄这么大。

  沈言卿让人查了韩功,顺理成章就把韩功和叶宇的勾当都托了出来,还闹到叶怀宗那,光为了财产,他也不敢和老头子对着干。

  韩功挂断电话,不知道叶宇抽什么风,战战兢兢还没开始玩就犯怂。

  绝好的机会。

  温雯从来没有握过刀,也不知道怎么去刺伤人,只是看到乔懿衣不蔽体的样子,保护欲膨胀,头脑一热便……

  温热的液体顺着刀刃流到掌心,温雯都不知道自己刺在哪,只知道是刺中了,继续用力,刀刃又进去了几寸……

  一股血腥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,暗红的血液溅到乔懿脸上,她挣脱已经解开一半的绳索,上前握住温雯的手,不让她继续刺下去,“温姐够了……”

  “我杀人了……”

  温雯盯着自己被鲜血染遍的双手,韩功已经倒在地上,胸口处还汩汩留着鲜血。

  “我杀人了……”重复了两遍,温雯昏厥过去,乔懿抱着她跌坐在地上,哭着喊着,“温姐!温姐!”

  这天,是乔懿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,这一切就像是发生在电影片场,但却是真实经历。

  当沈言卿赶去的时候,乔懿坐在满是灰尘的水泥地上,怀里抱着温雯,鲜血染红了她的裙摆,脸上的斑驳的血迹掺杂着眼泪,双眼放空。

  “小懿!”沈言卿蹲下身,用手替她擦脸上的血泪,轻轻唤她名字,这张脸几乎都认不出了,把乔懿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,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。

  “……我怕我害怕……你怎么才来……”

  见到沈言卿,乔懿头钻进她怀里大哭起来,终于毫无保留地大哭起来,似乎流多少眼泪都不为过。

  “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…”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